法学论坛
《法律方法》课程总结
发布于  2012-01-05 15:35:45
2011年9月7日至2011年11日23日,逢周三14:00-16:40,郑永流教授席设中国政法大学昌平校区明法楼308室,开讲《法律方法》。课程以系统讲授为主, 辅之案例讨论,历36学时,现已圆满结束。为总结经验,谋划新篇,现对本学期的案例研讨和期末考试的情况作一简单小结。

一、案例研讨情况

(一)总体情况
本学期,我们共进行了四次案例研讨。第一次案例分析报告有不少同学没有展示判断形成的全过程,方法的运用亦缺乏较为细致的分析。经提醒后,此后三次研讨质量稳步提高。尤其是第四次研讨,杜如益、翁泽峰、李梦和梁冰洁等四位同学做了精彩的分析和展示,充分显示了本课程的教学成果。

(二)同学们的收获
同学们普遍反映,通过本课程的学习,收获良多,主要有:
1.本课程的教学采取讲授与研讨相结合的方式,突破了老师单向传输知识的传统模式,极大调动了同学们的积极性与主动性。
2.本课程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尤其注重法律方法的实际运用,极大地提升了同学的应用能力。
3.案例研讨的方式锻炼了同学们的表达能力、思维能力和论辩能力,并促使对自己思维方式的自觉反思。

(三)存在不足
部分同学的案例分析报告不够细致,尤其是方法运用部分缺乏充分的说理。据有的同学反映,部分同学在分组准备过程中,参与程度不高,案例分析报告往往只交由极个别同学负责。

(四)同学们的意见和建议
同学们对本课程的教学提出了以下意见和建议:
1.希望老师多作一些案例分析的示范。
2.研讨程序有待改进,可以考虑每次更换不同的主持人。
3.研讨方式可以多样化,例如采用辩论赛、模拟法庭等形式。
4.希望能够适当延长准备时间。
5.希望能否适当介绍国外的法律方法理论。
6.最好能够小班上课,以保证每一位同学的充分参与。

二、期末考试答题情况

(一)第一题答题情况
从第一题的答卷情况来看,同学们的作答总体良好,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二:
1.许多同学在援引案例说明时,只是简单陈述案情,没有按要求运用方法进行分析。
2.本题并不要求展示判断形成全过程,但不少同学对两个案例皆作了全过程的展示,以致费时甚多,影响第二题的作答。

(二)第二题答题情况
第二题总体情况欠佳,主要表现如下:
1.主要因为手头资料不全,大部分同学没能找全相关法律规范。
2.可能部分基于以上原因,不少同学在进行方法分析时缺乏必要的说理。例如,有相当部分同学简单地以汽车是否发动作为判断是否驾驶的标准,导致分析不够细致和深入。
3.在进行案例分析时,部分同学的重点不在于分析何为“驾驶”,而去分析应否将“醉驾”的标准降低为“酒驾”的标准,从而错失了重点。
4.另有部分同学直接认定王某的行为构成违法或犯罪,转而侧重从行为后果的角度讨论应否减轻或免除责任,偏离了命题意旨。
5.另据反映,可能不少同学患有“网络依赖症”,在无网络的考试环境下,难以正常思考,导致表现欠佳。

三、第二题案例分析报告

鉴于第二题答题情况普遍不佳,现对该题作一简要分析如下,以供参考。

(一)处理事实与提出问题
1. 法律事实
(1)王某坐在被牵引的挂了空档但没有发动的本田车的驾驶座上操持。
(2)王某的酒精浓度为0.37mg/ml。
2.案件问题
王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违法或犯罪?

(二)寻找规范
与本案有关的法律规范主要有:
1.《刑法修正案八》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2.《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或者过度疲劳影响安全驾驶的,不得驾驶机动车。
3.《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
4.《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款:“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5.《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第4.1条:车辆驾驶人员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20mg/100ml,小于80mg/100m1的,属于酒驾;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mg/100m1的,属醉驾。
6.《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牵引故障机动车应当遵守下列规定: (一)被牵引的机动车除驾驶人外不得载人,不得拖带挂车;……

(三)分析事实构成
1.酒驾的事实构成: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20mg/100ml,小于80mg/100m1+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酒驾。
2.醉驾的事实构成: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mg/100m1+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醉驾
3.本案涉及机动车的牵引,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对牵引故障机动车作出了规定,故对于该条可否适用于本案,亦应予考虑。与本案有关的,是该条第一款关于被牵引的机动车除驾驶人外不得载人的规定,其事实构成是:如果被牵引的故障机动车载驾驶人以外的人,则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的规定。

(四)构建大前提
本案涉及酒驾、醉驾及牵引故障机动车等相关法律规范,其中,难题在于:1.王某的行为是否驾驶行为?2.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关于牵引故障机动车的规定是否适用本案?以下分述之。

1.王某的行为是否驾驶?
依一般理解,驾驶是指操纵车、船等运载工具行驶。驾驶机动车是指操作机动车行使。行使一般指机动车发动后的运作状态。因此,根据平义解释,王某挂了空档但没有发动本田车,不属于驾驶。但是,一般字义是否符合立法目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条规定了立法目的: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提高通行效率。法律之所以禁止酒驾,是因为酒驾潜伏着危害道路交通安全的危险。

本案中,王某虽然挂了空档且没有发动机动车,但是,他仍可以操控车辆的方向盘、刹车等安全系统,在“酒后”状态下,容易引发追尾、碰撞等交通事故,应为立法所欲禁止之行为。王某在没发动的机动车上操持的行为不符合驾驶的一般理解,但未超出驾驶的可能字义。因此,为了维护道路交通安全,可根据立法者原意对驾驶进行扩张解释,认定王某的行为为驾驶行为。

2.本案可否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一条关于牵引机动车的规定?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规定:牵引故障机动车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一)被牵引的机动车除驾驶人外不得载人。但是,本法只规定了牵引故障机动车的情形,而没有规定牵引正常机动车的情形。从立法目的看,本条之所以禁止被牵引的机动车除驾驶人外不得载人,是因为只有驾驶人才有能力操控故障机动车,以保证道路交通安全。但是,立法者只考虑到在一般情况下只有故障车才需要牵引的一般情形,而没有考虑到正常机动车也可能被牵引的特殊情形,故属立法漏洞,需予填补。

根据立法目的,本条之所以禁止被牵引的机动车除驾驶人外不得载人,惟因驾驶人有充分能力保证道路交通安全,故本条之驾驶人当为合法驾驶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了驾驶人的条件,其明确规定饮酒者不得驾驶机动车。根据体系解释,本案中,王某“酒后”丧失正常驾驶的能力,不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对合法驾驶人的要求,因此不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所称的驾驶人。王某在被牵引的机动车上操持,有危害道路交通安全的危险。根据前述《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立法目的,王某的行为应属法律所欲禁止之行为类型。换言之,王某在被牵引的无故障的机动车上的情形,与《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所禁止的在被牵引的故障机动车上载人的情形,几无二致。因此,可将《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的规定类比适用于本案情形。

(五)涵摄
本案争论的焦点事实上涉及三个问题,在涵摄时需分而论之。

1.王某的行为是否醉驾?
事实构成T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关于醉驾的事实构成是:醉酒+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醉驾。涵摄如下:
(1)事实构成T1:是否在道路上?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
本案中,王某及其朋友路经收费站被查,可推知其在道路上行使。
(2)事实构成T2:是否机动车?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本案中,本田轿车显属机动车。
(3)事实构成T3:是否醉酒?
根据《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第4.1条的规定,车辆驾驶人员的醉酒标准为: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mg/100m1。
本案中,王某的血液酒精含量为0.37mg/ml,小于醉酒标准,因而不属于《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所规定的醉酒。
(4)事实构成T4:是否驾驶?
根据扩张解释,王某在没发动的机动车的驾驶室上操持的行为属于驾驶行为。
(5)总结
T+R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构成醉驾。
S = T 王某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血液酒精含量为0.37mg/ml。
S→R 王某的行为不构成醉驾。

2.王某的行为是否酒驾?
事实构成T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关于酒驾的事实构成是:饮酒+驾驶+机动车=酒驾。涵摄如下:
(1)事实构成T1:是否饮酒?
根据《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第4.1条的规定,车辆驾驶人员酒驾的标准为: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20mg/100ml。
本案中,王某的血液酒精含量为0.37mg/ml,符合酒驾标准,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饮酒”。
(2)事实构成T2:是否机动车?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本案中,本田轿车显属机动车。
(3)事实构成T4:是否驾驶?
根据扩张解释,王某在没发动的机动车的驾驶室上操持的行为属于驾驶行为。
(4)总结
T+R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构成酒驾。
S = T 王某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其血液酒精含量为0.37mg/ml。
S→R 王某的行为构成酒驾。

3.王某的行为是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一条关于牵引机动车的规定?
事实构成T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的事实构成是:牵引故障机动车+在被牵引的故障机动车里载驾驶人以外的人。涵摄如下:
(1)事实构成T1:是否牵引故障机动车?
本案中,被牵引的机动车虽非故障机动车,但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的立法目的,可将其类比适用于牵引无故障机动车的情形。
(2)事实构成T2:是否在被牵引的机动车上载驾驶人以外的人?
根据立法目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一款所规定的驾驶人应为合法驾驶人,而根据体系解释,本案中,王某不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对合法驾驶人的要求,因此不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所称的驾驶人,而是驾驶人以外的人。
(3)总结
T+R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一款:在被牵引的机动车里载驾驶人以外的人,则违反本条规定。
S = T 王某不是合法驾驶人,却在被牵引的机动车上。
S→R 王某的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

(六)做出结论
1.王某是否醉驾?
大前提:《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是醉驾行为。
小前提:王某的酒精含量未达到醉驾标准。
结论:王某的行为不构成醉驾。

2.王某是否酒驾?
大前提:《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是酒驾行为。
小前提:王某酒后驾驶机动车。
结论:王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关于禁止酒驾的规定,构成违法。

3.王某是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
大前提:《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一条规定,在牵引故障机动车时,被牵引的机动车除驾驶人外不得载人 。
小前提:王某酒后不属于合法驾驶人,其在被牵引的机动车上。
结论:王某的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关于牵引机动车的规定。

四、结语

郑永流教授在其译著《法律思维导论》的后记中写道:“法学是一门充满实践理性的学科,魅力主要不是坐而论道,建构价值,因为其他学科也共担这样的使命,而在于如何通过规范把价值运用于事实,作出外有约束力、内有说服力的判断的技艺,这种技艺就是要使预设的价值、规范在事实的运动场跑动起来,让它们在舞动中获得新生或延续生命。”法律方法就是一种让法律规范舞动起来的技艺。我们寄希望于通过本课程的学习与训练,获得这么一种技艺与能力,可以在今后法律实践的舞台中,与法律规范翩翩共舞。


撰稿人:黄伟文,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2010级法理学博士生,中欧法学院《法律方法》课程助教。